安徽在线欢迎您!合肥-芜湖-淮南-马鞍山-滁州-淮北-铜陵-安庆-黄山-阜阳-蚌埠-宿州-六安-亳州-池州-宣城-界首-明光-桐城-宁国-巢湖-天长-西递宏村-黄山景区-九华山-八里河-齐云山

您所在位置:> 安徽在线首页 > 财经 > 正文

蚂蚁金服副总裁刘伟光:银行APP最大痛点是客户黏性低

2018-05-18 14:06:3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繁体中文 有奖报错 我要发表评论 打印正文 关闭页面

  蚂蚁金服副总裁刘伟光: 银行APP最大痛点是客户黏性低

  本报记者包慧杭州报道

  导读

  蚂蚁的金融科技开放战略,不走传统IT公司单纯卖产品卖服务的模式,走的是业务开放+技术开放双轮驱动。

  蚂蚁金服副总裁、蚂蚁金融云总经理刘伟光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预测了金融科技的六大发展趋势:移动战略优先;AI更多场景化应用增强客户体验;大数据中台承上启下驱动业务;基于人工智能算法驱动的新型风控将成为主流;基于分布式架构的线上线下业务融合的新金融核心系统,将替代现有的应用系统和技术架构;区块链的场景化创新,将在跨机构的业务连接上建立安全可信的计算。

  刘伟光主要负责蚂蚁金服技术的商业推广和生态建设。在加入蚂蚁金服前,他在企业软件市场浸淫多年,创建Pivotal软件大中华区分公司,开创了企业级大数据以及云计算PaaS平台的市场先河。

  银行APP的最大痛点

  《21世纪》:蚂蚁金服的金融业务做得成功,掩盖了作为一家技术公司的光芒。在业内蚂蚁是第一家提出做技术不做金融的转型,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输出金融科技针对的客户群体有哪些?

  刘伟光:其实我们不是转型,蚂蚁一直定位是一家科技公司,从支付宝诞生开始,我们就倡导技术驱动业务发展。蚂蚁从去年年中,正式启动金融科技的对外开放战略计划。

  目前主要面向国内的金融机构,包含银行、保险、证券、基金等行业。很多非持牌的类金融机构客户我们都过滤掉了。

  《21世纪》: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利率市场化改革使银行赖以生存的息差收窄。另一方面,新兴的金融科技公司在各个细分领域冲击传统银行的核心业务。在你看来,此时银行业在金融科技方面需要做的是什么?

  刘伟光:从全球范围来看,几乎所有金融机构都在走向数字化。目前的趋势是,未来金融业务的战场主要聚焦在移动端,移动金融将逐渐成为承载业务的最主要工具和渠道。

  我们认为,随着5G时代的来临和生物核身等技术的广泛应用,未来新型的移动银行将是集超级APP、生物核身、智能风控、大数据营销、人工智能技术于一体的。

  《21世纪》:银行做移动的转型,主要痛点是什么?蚂蚁如何帮助中小型银行构建线上零售业务的场景和生态?

  刘伟光:银行APP技术都非常好,部分大银行把对公业务都搬到手机银行上了,服务很好,但痛点也很多。其中最大的痛点就是客户黏性太低。

  蚂蚁的金融科技开放战略,不走传统IT公司单纯卖产品卖服务的模式,走的是业务开放+技术开放双轮驱动。比如,只用技术帮助银行构建APP,并没有解决打开率这个痛点,于是还可以把支付宝小程序与银行APP打通,拓展生活场景,增加客户黏性,提升打开率。这些小程序主要是衣食住行一类的。实现金融和生活场景融合,是银行未来在移动端的共同目标之一。

  《21世纪》:这是不是给支付宝培养了很多的竞争对手?

  刘伟光:这不会。我们早就说过,金融机构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而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的目的是用技术开放的形式,让技术发挥更大作用,帮助金融业提升发展质量,最终服务小微群体,让金融更普惠,让普惠更数字化。

  《21世纪》:蚂蚁已经为不少中小银行提供了技术服务,从这些客户的需求总结来看,银行做APP最普遍和迫切的需求是什么?

  刘伟光:通过我们和中小型银行客户的接触合作,发现因为手机终端的高频次,所有的金融机构都意识到这会激发银行的流量和业务。

  举几个例子,很多银行的需求是不同的,比如南方发达省份的银行,就需要当地相关的生活服务的嫁接,这是地域性的需求。一些比较创新的银行需要创新业务,比如一家银行说我们什么功能都不要,只要手机秒贷的业务。而大中型银行需要融入更多生活场景的元素。

  金融行业APP最普遍的需求是,怎样实现大数据精准营销和APP的运营。当客户在终端上消费行为数据积累足够多时,定向推广相应的新产品给最需要的客户,实现千人千面、精准营销。

  蚂蚁金服将开放得更彻底

  《21世纪》:在蚂蚁内部一直存在互联网技术阵营和金融阵营之间的冲突,核心问题是,蚂蚁金服到底是互联网企业还是金融企业?你如何评判一家公司是不是技术公司?

  刘伟光:我认为,我们既不是一家互联网企业也不是金融企业,而是一家科技公司,我们也是这么定位的。一个简单但不全面的判断方法,可以看科技人员占比,目前蚂蚁金服的技术人员占比达70%,我曾在甲骨文工作过近十年,蚂蚁金服跟这些顶尖的软件技术公司相比已经不相上下了。

  给你讲一个我印象最深刻的小故事来证明我们是科技公司。我刚来蚂蚁金服时,想要一个CRM项目管理系统,本来我想外采一个系统,我们的技术部门跟我说:你提需求,我们自己开发一个。最后不到半个月就做出第一个版本,在技术方面完全实现自给自足。

  《21世纪》:看技术人员的占比似乎有点太表面,更重要的是不是要看盈利占比?

  刘伟光:我们每一项业务发展非常快,这背后就是科技创新驱动的因素,但很难把技术的盈利占比单独计算出来。有些业务表面看不是技术带来的盈利,但实际上背后的支撑很大部分是技术。所以,不能简单看表面的业务盈利占比,就判断一家公司是金融公司还是其他性质的公司。

  《21世纪》:很多大型金融机构也做金融云,他们说你们互联网系的云不安全,没有他们的好。你怎么看?

  刘伟光:第一,蚂蚁倡导的是金融科技开放,我们的核心宗旨不是做一家云计算公司,我们也不引导银行的核心系统上公有云,我们充分尊重银行对系统物理部署的需求。

  其次,互联网系和金融机构系的“云”侧重点和优势是不同的。

  银行系科技公司的强项是对银行业务的洞察,这是所有互联网系科技公司不能比拟的。我们的不同点在于,我们注重于底层技术架构的建设,他们更重视应用,大家流派不一样,竞争压力是有的,但市场很大,双方有很多合作空间。

  《21世纪》:蚂蚁金融云有什么技术方面的优势?

  刘伟光:蚂蚁金服通过自身多年实践,积累了完整的金融科技产品体系Antstack,有机的整合大数据平台、云计算、支撑“双十一”的分布式高性能金融级数据库、AI智能客服、移动应用全栈平台,营销集市模型、区块链等全业务金融科技基础应用平台。

  蚂蚁金融云以业务开放创新合作的形式,提供金融服务场景连接、金融信用风控、金融业务产品创新平台等全方位支撑金融科技底盘。从目前数字看,预计今年上半年蚂蚁金融云业务规模将会比去年同期增长500%。

  《21世纪》:支付宝在产品创新上是从未有过的,背后逻辑上是更好把握商业和金融之间的关系。而余额宝则是打通了货币基金和消费体系间的阻隔。但现在好像看不到类似的创新产品了,原因何在?

  刘伟光:现在做开放平台主要强调赋能,蚂蚁在开放技术的同时,提供了很多运营和营销,甚至产品设计的经验,全方位提升传统机构互联网化、数字化的能力,这方面我们以咨询的方式与一些大型金融机构开展合作。我们现在还在不断探索新的商业模式,突破传统的IT系统建设模式和甲方乙方买卖模式。

  《21世纪》:蚂蚁金服在科技金融领域未来的战略设想是怎样的?

  刘伟光:蚂蚁金服未来将开放进行得更加彻底,从基层架构到上层技术。我认为单点的金融科技不代表金融科技的精髓,因为单一技术不足以支撑一项完整的业务,就如同风控技术如果不和AI、大数据结合,是不能满足新型风控需求的;区块链技术如果不和多方安全计算技术结合,还不足以支持金融场景;生物核身技术如果不和APP移动终端技术结合,也是苍白无力的。而支持完整业务的金融科技,应该是传统基础技术的升级,叠加金融专属科技的集合。

  未来蚂蚁将在信用、风控、安全、金融核心几个层面,和金融机构开展合作;未来我们会和阿里云一起,提供云计算、大数据、分布式架构、金融级数据库、AI、生物核身、区块链场景应用等。

  (编辑:马春园,邮箱macy@21jingji.com)

声明:安徽在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安徽在线 - 安徽地区综合门户网站! Copyright © 2006-2013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QQ咨询:1551752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