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在线欢迎您!合肥-芜湖-淮南-马鞍山-滁州-淮北-铜陵-安庆-黄山-阜阳-蚌埠-宿州-六安-亳州-池州-宣城-界首-明光-桐城-宁国-巢湖-天长-西递宏村-黄山景区-九华山-八里河-齐云山

您所在位置:> 安徽在线首页 > 财经 > 正文

中泰信托阳光化难题:再三暴露治理漏洞

2017-12-28 15:07:40 来源:新浪综合 繁体中文 有奖报错 我要发表评论 打印正文 关闭页面

早年就被监管部门要求股东阳光化的中泰信托,因受重重阻力,至今没有迈出实质性的一步,牵连出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仅今年内,中泰信托就先后曝出项目违约、业绩下滑、吃大额罚单等事件。日前,中泰信托再次因法人治理存在严重缺陷、实际控制人不明等问题,被监管将其核心的集合信托业务按下“暂停键”。中泰信托表示,会竭力敦促相关各方有序推进实际控制人阳光化工作。业内人士认为,在明确股东会、董事会及公司管理层相应职责的同时,公司也应加强部门间的制衡来强化公司治理。

  再三暴露的治理漏洞

  中泰信托受到的最新处罚仍是来自于上海银监局,不过公开信息的是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新黄浦置业股份.(以下简称“新黄浦”)。据新黄浦发布的公告,中泰信托近日收到上海银监局的一份监管函,主要内容为:在非现场监管和现场检查中发现中泰信托存在法人治理存在严重缺陷、实际控制人不明、部分业务开展违反相关法规规定等问题,严重危及公司稳健运行、损害公司客户合法权益。

  随之而来的处罚也令业内侧目。根据相关规定,银监局责令中泰信托暂停新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存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不得再募集。据中泰信托2016年财报显示,尽管当年公司集合类信托规模下滑了超三成,该类产品余额在公司所有信托资产中依然有着半壁江山,占比超过50%。

  一位信托业内资深人士分析称,暂停集合业务也就相当于把主动管理业务停掉了,只能做单一和财产权的通道业务。还有业内人士补充表示,这对中泰信托的影响会非常大,包括之后资金的募集、与融资方的后续合作等恐怕都会受损。而在不久之前,监管出台了银信通道业务新规,信托公司想只凭通道业务做大规模,难度也会进一步提升。

  对此,中泰信托相关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截至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公司可开展的业务种类包括资金信托、动产信托、有价证券信托等多项业务,集合资金信托为其中之一,其他各类业务均未因此受到影响。已成立的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有序运营,相关投资者利益不会因此受到影响。中泰信托还提到,针对该措施可能对公司业务产生的影响,公司将加大力度拓展集合资金信托之外其他类型业务;进一步储备高流动性资产,提升公司风险抵御能力;协调股东、董事会等相关方面合理安排公司2018年度经营计划,在保障风险可控的基础上,力争实现公司经营成果平稳延续。

  不过在这次监管“盖戳”公司法人治理存严重缺陷之前,中泰信托治理问题已有所显露。仅今年以来,先是年初“天地缘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被曝出逾期,公司风控不严等问题显现;业绩也受到拖累,4月公布的2016年财报显示,中泰信托的净利润在2015年下滑10.95%的情况下,进一步扩大降幅至19.9%,当年营业收入也下滑了19.85%;12月初,中泰信托又因通过自主支付的方式向借款人发放较大金额贷款,且放任借款人将贷款资金用于股票交易被上海银监局罚款90万元,一度刷新年内信托罚单额最高值。

  错综的股东关系网

  中泰信托对这几次事件也均有回应。关于天地缘计划,前述相关人士透露,项目已于今年5月完成投资者兑付;对于业绩下滑,该人士称,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负增长,一是因2015年基数较高,二是2016年公司从前期高速发展向稳中求进切换,主动调整业务结构所致,此外2016年市场资金成本的降低使得部分融资方以获得的更低成本的资金提前结束信托项目,也影响了信托业务收入和信托资产规模,而营业收入的同比负增长进一步牵累了净利润的下滑;对于90万元罚单,该人士称,此事件发生在2015年,也已了结。

  虽然这一桩桩事件有了结果,但引发中泰信托治理薄弱诸多问题的根源仍在,需要追溯到公司背后一张盘根错杂的股东关系网。

  财报显示,截至2016年末,中泰信托股东总数6家,持股在10%以上的股东包括中国华闻投资控股.(以下简称“华闻控股”)、新黄浦和广联(南宁)投资股份.(以下简称“广联投资”),三者分别持股31.57%、29.97%和20%。

  三个看似独立的股东之间实际存在关联关系。截至2016年末,华闻控股持有广联投资63.71%股权,华闻控股及广联投资分别持有上海新华闻投资.(以下简称“上海新华闻”)50%的股权,上海新华闻则持有新黄浦25%股权,是后者第一大股东。再往上一层,北京国际信托-德瑞股权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德瑞信托计划”)持有华闻控股100%股权。也就是说,德瑞信托计划这一金融产品是中泰信托的实际控制人。

  不仅如此,当前中泰信托董事长吴庆斌也来自北京国际信托。在2012年4月吴庆斌出任时,中泰信托高管经历了一番动荡,原董事长刘虹、原财务总监何德见、原总裁助理叶晓军等人先后离职。

  上述信托业内人士指出,一只信托计划作为一家信托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情况是非常特殊的,但这仅是从公开关系中可以看到的,实际站在背后的关系网更为复杂。

  拆解德瑞信托计划来看,这是2012年北京国际信托为从中泰信托原第一大股东人保集团手中接下“华闻系”资产而发行的,该计划的次级受益人共包含四家公司:深圳市易建科技.、桥润资产管理.、北京盛宝通达电气工程.及北京智尚劢合投资.。

  但易建科技与桥润资产持有德瑞信托计划42.5%的权益,已在今年年中悄然转向新东家,缔结成一致行动人的武信投资控股(深圳)股份.和深圳市前海伟美投资管理.。知情人士表示,这两家公司的背后实控方是武汉金融控股集团,主导两家公司加入了新黄浦的股权纷争。而德瑞信托计划的另一受益人智尚劢合,在今年夏天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不排除一个集团想同时控制两家信托公司的可能,以前也有信托公司入股信托公司的情况,目的是做大业务,打造更强的竞争力。”知情人士分析道。

  难推的阳光化

  但也正是实际控制人的不断变动,令中泰信托始终无法实现增资等操作,仅5.17亿元的注册资本基础,与行业之首相差近30倍,令公司在与其他机构的合作中也处于劣势。北京商报记者对此致电北京国际信托,一位内部人士表示“不清楚情况”;新黄浦相关负责人也回应称不了解,并强调“公司不是实际控制人”。

  监管也早就关注到了这个问题。据了解,在此次上海银监局发出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中提到公司“实际控制人阳光化”之前,监管部门两年多前就对中泰信托提出“股东阳光化”的要求。

  对于这两个“阳光化”要求,中泰信托相关人士回应,“中泰信托面临的信托计划持股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就该信托计划,2012年已向监管机关正式报告,公司股东新黄浦已按监管要求披露了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实际控制人阳光化是近期的监管要求。自监管机关提出实际控制人阳光化要求后,中泰信托及其董事会克服困难,竭力敦促相关各方有序推进实际控制人阳光化工作。据了解,确有信托计划部分次级受益人股权结构过于复杂,且拒绝落实监管要求进行梳理,同时拒绝配合办理信托计划计划结束事宜。对此,中泰信托及其董事会将继续克服困难,敦促各方努力解决上述问题”。

  该人士还表示,中泰信托将与董事会一道进一步提升经营的稳健性与审慎性,始终将维护受益人合法权益作为经营的首要原则,并将持续大力敦促公司主要股东华闻控股、新黄浦等相关各方落实监管意见、早日完成实际控制人阳光化工作,落实股东责任,并呼吁上述信托计划部分次级受益人切实落实监管要求,力争尽快通过监管机关的验收、解除强制措施。

  一位信托公司研究员认为,在此情况下,中泰信托强化公司治理,需要明确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以及管理层的相应职责,加强监督和制衡,把战略、内控等方面工作落实到位。信托业资深观察人士廖鹤凯进一步表示,从公司内部来说,应加强部门间的制衡。例如在业务设置上,本来有风控、业务等不同部门,以前各家重视业务,业务部门就会强过风控,这两年重视风控,风控的权力就会加强。但没有绝对风控或者绝对业务,因为公司要发展,所以应该寻求一个逐渐平衡的过程。

  北京商报记者 程维妙/文 李

声明:安徽在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安徽在线 - 安徽地区综合门户网站! Copyright © 2006-2013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QQ咨询:1551752977